Oops!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enable your Javascript!

肯亞:水資源困乏與有機農業之瓶頸

妮歐可的難言之隱

聯合國擬定2018到2028為「永續水資源十年計畫」,以行動來探討乾淨的水資源對維持人類基本生活的重要性。但這背後真正的意義是什麼呢?

身為一位住在肯亞首都奈洛比60公里之外一個叫做Mai Mahui村落的農夫,讓我來告訴你乾旱與村里婦女的故事。 我的名字叫西爾維亞.克里亞。我擁有一個自己的農場,也經營示範可食花園農場來教導村裡的婦女,如何從慣行農法轉成有機農田。示範農場草創的過程蠻順利的,雖然有幾位農夫靈巧地掌握了有機蔬菜的種植訣竅,但要從一開始的興趣到真正的行動還是很困難。

我們更進一步的探究原因,發現最大的阻力是缺乏取得水資源的管道。一位叫妮歐可(Njoki,化名)的婦女在參加訓練課程的時候向我解釋,為什麼她不想設立可食花園農場。妮歐可已婚而且是五個小孩的媽媽,她的丈夫沒有穩定的收入,偶爾有工作的話,平均每個小時賺到三、四塊美金。

沒有水,沒有工作,沒有收入,沒有食物。

妮歐可跟我說:「西爾維亞,你怎麼能期待我能為的花園澆水?我沒有任何水路管線,也負擔不起請社區為我搭設管線。我必須倚賴水販提供的水源,他以每20公升20分美金的價格販售,而我每天需要80公升的水來供應洗滌和煮飯等基本需求。」

「西爾維亞,上次我找到工作已經是2016年四、五月的事情。我幫我的鄰居播種,而我也在那年獲得豐收。但從那之後我的田地就一直欠收,當雨季來臨的時候我們沒有工作,就四季都沒有收成,沒有收成就沒有食物。」

「請不要告訴我為何不去買一個蓄水的大水缸,為了要儲蓄我們一個月的用水量就需要7百美金!我要去哪裡湊足這麼多的錢,我連請社區搭設管線的1百美金都付不起。我沒有工作,沒有錢,也沒有食物。我很抱歉西爾維亞,但在我有足夠的水之前,我沒有辦法耕種可食花園。」

我無話可說。我認為我算是幸運的了,因為我受過教育和我有一些積蓄,我可以嘗試從別的地方賺取一些收入。但是就算是這樣也沒辦法逃脫氣候變遷、乾旱頻繁發生造成的影響。

祈雨

雨季從2016年9月開始,一直到10月是肯亞短暫的雨季。這中間會下大約3個禮拜的雨,而農民會趁機種植一些生長季比較短的作物。長雨季發生在3月到5月,這時農民會種植玉米,這是他們一年賴以為生的主要糧食。

我記得非常清楚,2016年的9月,那年雨只下了一個禮拜。

同年的12月,我正努力取得春季的水源。我期待著如果我種足夠的白菜,我會在2017年3月有個不錯的收成。我和我的丈夫從儲蓄裡拿出大約5千美金為五畝的地架設灌溉的管線,請當地的工人將5公里外的天然湧泉導入田地,並買品質不錯的種苗。我們預計要種3萬株的白菜,而且會為我們帶來至少6千美金的收入,好一點的話甚至會有8千美元。我們的種植計劃一路都發展得不錯,直到2017年2月中乾旱來臨。

在飢餓邊緣的牲畜

有一天農場的工人發現沒有水從管線裡流出來了。一開始我們以為是湧泉的水位下降,雖然也是事實沒錯,但我們馬上發現有牧羊人切斷了我們的管線。他的動物快要餓死了,需要水來灌溉草原。我們拜託他把管線牽回去,但他卻堅決不肯,看見他的難處與固執我們便放棄了。

他的結論是,3萬棵白菜怎麼能跟他20頭牛的性命相比呢?畢竟牲畜是維繫村民生計的關鍵。

我們計算下損失。大部分的白菜都枯死了,剩餘的有些被病蟲害侵襲,到最後我們用250美金的價格將白菜賣給一個養牛的農夫,他急迫的需要餵養他的牛。這是一項重大財務損失,但是比起妮歐可的情況是小巫見大巫。

告訴我,我該跟妮歐可說什麼?

我不知道當妮歐可跟我說她沒辦法耕種有機可食花園的時候,我應該給她什麼樣的回應。雖然種植自己的作物可以解決一部份養育小孩的問題,但在沒有水的情況下,這根本是不可行的。每當我想到妮歐可和無數和他一樣的婦女正在面臨缺的困境時,我總會熱淚盈眶。而這一切都因沒有足夠的水源而起。到現在我還是沒有想到解答。

水:人類與地球生存的關鍵

全球超過20億人口生活在水資源緊迫的環境。西爾維亞的經驗更凸顯了我們必須在政策上推廣相關的法令,讓水資源人人都能取得,並改善儲水科技與設備。在農業方面,我們應該加強有機農法的訓練,像是輪作,將更多的碳元固定在土壤裡。富含碳元的土壤就像海綿,可以吸收洪水並在乾旱時釋放。

如果有一天妮歐可取得穩定並且安全的水資源的時候,他就可以和西爾維亞學習如何建立一個有機可食花園,種植蔬菜給他的家人。

西爾維亞·庫里亞(Sylvia Kuria)是一位37歲的母親,3歲,是肯尼亞的全職有機農民。她在丈夫的支持下經營一個有機農場,位於距離肯尼亞首都內羅畢40公里的小鎮Limuru。她熱衷於為所有人提供安全的食物,特別是對她村莊和整個國家的窮人。她在自願的基礎上與婦女和青年一起工作,支持他們建立有機廚房花園。在空閒時間,她喜歡烹飪,旅遊和閱讀。

資料來源:

http://www.organicwithoutboundaries.bio/2018/04/25/will-tell-njoki/

分享: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