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感倍增的水梯田!让都市人成为粉丝 (一)

花莲农改场「日本水稻梯田保全活用实践经验交流讲座」纪实

图片提供:山路永司、安井一臣、花莲区农业改良场   引言人:东华大学 李光中 副教授  2007年,「里山倡议」开始在台湾引起回响与讨论,借镜日本推动里山倡议长达20多年经验,引入大自然与在地居民和谐共处的愿景,着力于水稻梯田保存与复育运动,除了重视农业生产面,也赋予艺术、文化以及观光价值。

对于如何进一步活化水稻梯田的永续发展之议题,为借镜日本多年努力的经验,花莲区农业改良场25日举办「日本水稻梯田保全活用实践经验交流讲座」,邀请日本梯田学会理事长山路永司、副理事长安井一臣以及学员野村美智子参与,有意识地为保留优美梯田景观、活化梯田在生产、生活、生态面向之功能投注心力。

民间团体与在地连结,重视实践经验

此外,国立东华大学李光中副教授指出,对于梯田的保全与活用,最重要的是实践的经验,以及如何强化民间团体的角色,并深化其与在地社区的连结网络。由于台湾多数非政府组织的都市性格较强烈,因此,我们需要鼓励的是能够走入农村社区、擅长于保育领域的民间团体,响应保全水稻梯田的地形文化资源,并活化农业生产与生态机能。

依山傍海的台11线,与花莲的梯田稻浪相毗邻,不仅作为农业生产,亦有蓄水防洪的功能,以及维护生物多样性的机能。现今,水稻梯田作为重要农业地景,更富有文化传承之使命,也唤起耕作者、在地社区的参与意识,了解到自身投入的不只是粮食生产,更具有珍贵的文化意涵。

乡村聚落消失,兴起水梯田保存意识

种植水稻的梯田,在日本以汉字写作「棚田」。梯田约占日本水稻田面积的一成左右,但山路永司指出,因为水稻梯田的地势倾斜、面积狭窄,耕作效率较差,劳动成本高但经济产值相对低,很容易会被农家放弃,导致大片田地被逐年荒废。

且从事农业的报酬偏低,也造成水稻梯田保留不易。山路永司说,相较于日本法定最低薪资每小时约850日圆,投入农业生产者每小时的平均报酬只有约570至730日圆,难以留住乡村的年轻人,也使从事农业人口不断高龄化。随着产业没落,人口严重外流与老化,也间接使村落的生活机能衰败,就学与医疗的不便,道路改善与污水处理设施的比率低落,迫使迁村的人数不断增加,在近30年间,即有7千个聚落消失。

再有,1962年曾是日本稻米产量的巅峰,日本人年均米消费量约118公斤,但1970年代的人们饮食习惯转变,使面食逐渐瓜分米食市场,人均消费只剩下过去的一半,使稻米出现过剩情形,日本政府开始对稻米整体生产量有所调整。在追求经济发展之下,农业用地亦逐渐减少、废耕,每年大概有10公顷土地变更为住宅或道路用地,甚至开始将池塘填平。

直至1990年代,日本才真正觉悟到环境破坏对社会的影响,环境意识抬头,水稻梯田的复育方才获得重视。

安井一臣补充,在1970年代,政府提出要重整水稻梯田时,以务农为生计的居民亦感受到恐慌,但梳理了山谷中面积零散的梯田,并重新整并后,反而促使居民重视起自有稻米的独特品种,使现在长野县的水稻梯田,变成关东地区著名的种源地,由于其他地方无法效仿产出,让当地稻米的售价相对提高,形成在地特有的稻米品牌。梯田认养:创造都市人的情感连结

1993年的寒害,使日本意识到国内粮食自给的重要性。当年气温骤降,使稻米产量降低至百分之三十,依靠国际援助度过后,这场粮食短缺危机,让日本社会开始觉醒,不只农村居民认为不能再放任土地荒废,都市人同样意识到水稻梯田保存的重要性,进而渴望有所贡献。

当危机意识转化为实际行动,为了保存当地水稻梯田,人们设法连结在地观光资源,孕育出「owner制度」,即任何人皆可以认养某一块水稻梯田,以此参与复耕运动。对梯田感兴趣者,可先透过网路查阅水稻梯田地图,而加入认养计画后,除了支付认养金以支持农作生产的形式外,亦可以到当地体验农务,而收成的农作物也会寄送到认养者手上。借此建立人与土地的连结,这是保存活化梯田资源的第一步,即让都市人也能走进农村、理解梯田,进而成为梯田的粉丝。

而「owner制度」为了适应农作生产亦有所协调。例如,若只依赖来自都市认养者不定期地从事农作体验,水稻梯田的生产依然难以维持,因此当地会组成约五十左右的支援者团队,以从事日常农作。一百平方公尺的认养面积,每年约三万日圆的认养金,不只投入农业所需,也用于支付农务团队的薪水。享受稻米与农田的趣味,让消费者变成当事者

此外,囿于日本法律规定,负责运作认养制度的保存会事务局,起初并不被官方所认可,必须依赖公部门介入契约操作,让制度运作变得十分困扰,但保存会事务局仍积极投入制度协调,以梯田活化的理念,争取都市居民的参与。

随着投入认养的人们增多,梯田保存的成效逐渐彰显,「owner制度」也被日本政府所肯定,以修改法律的行动加以支持,让保存会事务局可以名正言顺地独立运作,并直接向梯田认养者接洽,社会的响应使「owner制度」在日本各地推而广之。山路永司说,他也会带着学生走入农村梯田,亲自感受插秧、除草等农事,并享受在田间用午餐,以及稻米收成的难得体验,更举办了梯田泥巴排球赛,以更加趣味的形式,拉近梯田与都市年轻人之间的距离。2007年,日本现代农业杂志即刊登相关报导,指出现在的稻米与农田变得很有趣,让消费者变成当事者。

除了「owner制度」,也有单纯利用假日来体验农务的方式。安井一臣说,自己即规划了来梯田游玩、学习的活动,透过熟识的农友提供水稻梯田的场地,号召50个人参加,每人支付约台币350元体验费。

活动中,农夫会在旁指导大家如何插秧与耕作,同时设计稻米相关的趣味问答,例如,一株稻苗可以长出几个稻穗?一个稻穗可以结出几粒米?或是带领参加者观察田间栖息的青蛙、泥鳅或鸟类等生物,以感受耕作的乐趣。而大家对于自己亲手辛苦种下的稻苗,自然而然会怀有感情,也加深对土地的连结,会迫不及待地回来关心秋天稻穗的收成。城乡交流为农村注入活水

而关于上述活动如何活络农村当地经济,山路永司表示,农务体验活动在一年内可举办多次,并提供不同内容的参与,例如插秧、除草、收获等,以形成四季性的常态活动。此外,泥巴排球赛虽然是免费报名参加,但却能带进人潮,尤其是参与活动的年轻学生,可为当地的民宿、咖啡厅或餐厅业者增加额外收入。

在日本,没有任何农民会向游客收取水稻梯田的参观费,甚至很欢迎摄影家前往取景,因此对于农村社区贩卖的吃食、手工艺品等,多数会鼓励购买以回馈农村。

李光中说,对于农业特殊的生产地景要如何保全与活用,不能只依靠乡村内部,更需要城乡交流,例如「owner制度」、农务体验或是泥巴排球赛等活动,以注入创新活水。当中,年轻人的角色显得格外重要,要吸引年轻人返乡贡献力量,亦必须满足其经济来源、生活需求。换言之,现代农村势必迈向多元经营,结合艺术、文化或休闲观光等领域创造新农村风貌。

相关阅读:

艺术注入水梯田!重拾农村自信()

 

分享: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