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老?光是定義「老」就充滿玄機

拜訪比利時安特衛普Diensten Centrum

 全世界都在慢慢變老………,未來老年長照會是個人人都會面臨的問題,在人口老化又少子化的現代,我們是否該盡快的未雨綢謀,不僅解決銀髮族在托老問題上,更面對老少和諧共處教育問題著墨,讓全世界都勇於面對和坦然相處。本次專題是以歐洲各國在長照和銀髮族的與社會福利政策相呼應之實際探訪報導。

結束在Dienst Centrum的訪談,一旁的銀髮先生把視線從日曆上移開開始跟我聊天,他一定納悶著一個東方面孔跑來活動中心東問西問的奇怪意圖,「Umm, I am doing research on healthy ageing…….and old people…..」我支吾著解釋有點不好意思,「What is old? 」猝不及防的他躑來一道來勢洶洶的命題。

老而彌堅 生命更有趣

「I still play Violin, although I am “old”.」他露出狡黠的淺淺微笑,呼!沒有威脅性我鬆了一口氣,他原來是想知道在台灣怎麼樣算是老?法定65歲算是老吧?但老的定義因人而異我說,他聳聳肩。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世界,光是定義「老」就充滿玄機。

「現在政府規定的法定退休年齡延後了,」Bart說,為了因應人們越來越長壽這似乎是一個好作法,「但是其實大概55上下大家就會被迫退休。」

我很不解那訂這個法律做什麼呢?「沒辦法阿,事實就是即便是做相似的工作,常常人們的薪水隨著年齡資歷上升,公司請不起55幾歲的員工了。」 I’m not old, but I can’t work. Bart 有點無奈地說。

不久的將來,50歲可能才真的有資格叫做中年。這群50歲上下的人要做些什麼呢?在比利時我發現探究這個問題有點蠢,怎麼會有不知道要做什麼的時候,實在有太多事情可以做了!社區圖書館外面三個櫃子好多看板貼滿活動、課程、志工、博物館、節日的資訊,每個社區的「Dienst Centrum」週一到週五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坐在那裡等你挖寶。

dienst centrum 銀髮社區服務中心

「Dienst Centrum」翻成英文叫做 Service Center 服務中心,但似乎要找到台灣相對應的詞彙有點困難,勉強稱作「里民活動中心」好了。已經在這裡工作35年的M女士,很喜歡這裡,於是熱心的帶我導覽一番這個空間不大的神奇聚會所。

隸屬於Town hall (市政府) 和 OCMW ( openbare centra voor maatschappelijk(socail) welzijn(welfare) )的「Dienst Centrum」在每個區都有,而依照不同區的大小人數,可能會有更多間,Edegem區比較小只有一間,叫做「Appel」(蘋果),而Mortsel區比較大,也是老年化快速的區,有兩間,一間叫「populier」(白楊)。

大城市像Antwerpen就有十幾家這樣的托老中心。居民通常不叫它服務中心,都直接叫它每個服務中心各自的名字。我拜訪的這間「Populier」大概是最早的幾間服務中心,從1981年就開始了。目前四個人在這裡工作,分別是administrative/ department responsibility/ caring/ animatie (行政/ 主管/ 照顧 / 運動娛樂)。

從Bart叔叔跟Abby阿姨家騎單車過來,已經接近中午時間,一路上看到越來越多銀髮族,或一個人推著行動輔具、或漫步或騎單車,或攜著老伴從車上緩步前來,紛紛往「Dienst Centrum」聚集。走進去一看,像極了丹提怡客還是Tasty的雅緻餐廳,白髮爺爺奶奶安靜的排著隊可能是等著點餐。

圖片:有沒有看到裡面有人在排隊等吃午餐呢?

座落於住宅區的多功能銀髮天地

「Dienst Centrum」功能多元,有餐廳、教室、咖啡廳、洗衣間,而重點是場地不大就只有一層樓,甚至幾乎就只是一間有很多桌椅附加吧台的教室。雖然開放給每個人,不過因為開放的時間也是學生上課、家長上班的時間,我遇見的大部分都是退休人士。

單純進來交誼社交玩遊戲是免費的,還可以用0.8歐點一杯銀髮爺爺說的「extreme good」的咖啡,到了中午肚子餓可以用6.5歐吃午餐,而每次每堂只需大約1.5歐,就可以參與每天都會舉辦各種的課程,學習語言課、音樂課、藝術課,紙牌遊戲、運動健身、戶外參訪、文化課、煮飯課、到猶太區漫步學猶太文化、到阿拉伯市場逛逛體會阿拉伯文化等….。

「我們盡量把課程費用都壓低,讓各種人都可以來。」M女士說,為每種人服務是這裡的原則,但服務水準不會因而下降。和10間老人公寓連在一起,有些也會跟護理之家連在一起,外面就是公園,整個座落在住宅區。

生活照顧 娛樂共構的環境

哇~~每天都要準備一種課程,到底是誰來負責安排這種多樣性的活動?又是怎麼設計出來的呢?M女士說,「就是我們4個工作人員一起討論,但每年有4次『center board』時間,會請來這裡的人提各種意見,比如有人可能提出以後想去海邊玩,我們以後就會想辦法安排這樣的活動。」

沒有限定只有住在這區的居民才可以參與,任何人都可以來這裡學習與交流。「目前在這裏活動的人數約有600人」,小小的場讓你很懷疑這個數字,但看見穿梭自如的銀髮族來吃飯、打牌、玩桌遊、聊天、看報、喝咖啡,數一數當場就有二十來個,你於是相信原來一個里民活動中心真的可以這麼精彩。

「服務中心剛開始是怎麼觸及到這麼多老人家?」我問M女士,當然是用各種方法囉!她說,「首先service flats (老人公寓)就連接在Dienst Centrum樓上,他們很容易就可以下來參加。其二,有兩個工作人員是在區的單位工作,固定會到年長者家裡看看他們需要什麼幫忙,同時告訴他們這些服務中心提供的各種服務他們可以來。其三,各種廣告、宣傳品。其四,每個家庭都會收到實體月刊寄到郵筒裡,介紹施政、還有各種志工機會、服務中心當月的活動。」

大家一起玩桌遊

看著這兒的爺爺奶奶們開心的玩耍著,「大家都滿喜歡來的,因為這裡提供各種服務!」M女士也開心地說,「Dienst Centrum算是一個窗口,可以連結到各種需要的服務。」不只是看得見的各種課程與設施,遇到什麼醫療健康家庭問題,只需要問工作人員,就可以連結找到更多資源與管道。

「老年人很早起,但同時他們也需要比較長的時間做任何事情。不過他們很負責任,dutifuliy,很strict to their plan」M女士總結這些年來觀察老年人的習性。屬於公家單位由政府補助的Diesnt Centrum,除了有M女士這種幫人民服務的公務員,還有很多的「志工」共襄盛舉。

輕緩健康運動

落地窗外面是一個小公園地,有7個人在打太極,那個在面帶操的老師很有可能就是志工,M女士說。多元的課程,看似需要龐大的經費,不過其實大部份都是志工,常常都不會拿錢。更有趣的是「有時候甚至是來這個服務中心的年長者當老師,比如我們聽到他在講什麼很特別的語言,就會問他願不願意來教學!」每個人都可能是某方面的專家,不只學習甚至教學,年長者有很多事情忙不完呢!

好多課程看起來都滿好玩的,我開始替他們擔心會不會沒有人來上課這樣好可惜。「其實每次大約來20個人,但也沒有真正的人數上下限制。我們多半都是一種盡量嘗試看看的心情,舉辦各種課程,但如果真的沒有人參加,就會下一次慢慢調整。」其實沒有真正遇到很大的阻礙,M女士說,Diesnt Centrum 會遇到的問題,是要注意參與者的緊急醫療突發狀況而已,因為來這裡的人多半上了年紀。

不只身體還有心靈層級健康

移民問題不只出現在報紙頭條,Diesnt Centrum本著把服務處及到每個人的目標,「我們也希望提供更多服務給新移民。」M女士解釋著未來的發展方向。「我們會從很多方面著手,比如做一些他們熟悉的事情,請他們到服務中心開烹飪料理課程,可能教大家煮中東菜、中國菜。」原來讓新移民融入當地不只是開語言課給新移民上而已。

「現在在每週三下午,我們也舉辦小朋友的煮飯課程,希望從新移民的小朋友開始認識,接著認識他們的爸媽,如果他們遇到什麼問題,就可以給他們及時的幫助。」解決問題不單靠經費,更重要是敏銳的觀察力與各種小實驗。

「有沒有哪一門課很熱門?」我問,「因為我們要一直讓年長者盡量保持活動,他們才不會退化,運動相關課程很普遍。」M女士說。不只是單純「運動」,最讓我驚艷的是各種課程的「精神深度」,健康包含著生心靈更層面,我開始反思是否我們常常提及「老年長照」、「健康促進」太侷限在第一層級的生理健康呢?

「Diesnt Centrum的宗旨是讓人們活得充滿意義。」M女士愉悅的總結。

M女士和Beta.

作者簡介:

Alfa Lee李欣澄,目前是政大應屆畢業生、2017年芬蘭交換學生、喜歡攝影和文字。她有個知名的爸爸也是荒野協會創辦人李偉文。雖然年輕卻對日後肯定是個大議題的銀髮族問題非常關心。

源起於讀醫學的妹妹Beta在2016年開始對老化議題有興趣,並於2016參與世界公民島的旅行企劃,得到贊助,到歐洲40天針對這個議題進行採訪、探索。2017年6月Alfa則到芬蘭進行交換學生一年,持續對這個主題關心。

分享:

訂閱電子報

訂閱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