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養護所裡的萬能社長Activity person

拜訪斯德哥爾摩 Ersta Linnegarden

全世界都在慢慢變老………,未來老年長照會是個人人都會面臨的問題,在人口老化又少子化的現代,我們是否該盡快的未雨綢謀,不僅解決銀髮族在托老問題上,更面對老少和諧共處教育問題著墨,讓全世界都勇於面對和坦然相處。本次專題是以歐洲各國在長照和銀髮族的與社會福利政策相呼應之實際探訪報導。

拜訪完銀髮養護院與日照中心共舞的公立「P-hus Vaderkvarnen」,手上還有一個地址,「要不要先吃午餐啊?」從早上兩片麵包兩碗麥片撐到下午兩點,vanna說出了我們兩的心聲,「不要啦!先把任務辦完再去吃大餐。」

其實也超餓了,但老祖宗說要先苦後甘,所以繼續趕場,沿著瑞典的羅斯福路(暱稱羅斯福路因為它超級長,在飢餓的背景值下又更長得沒有盡頭),走到了一家鎖上了的私人銀髮養護院「Ersta Linnegarden」。

我們在窗戶前探頭探腦不時對裏頭的奶奶眨眼微笑,奶奶想了一下,好心的緩步前來幫我們開門。Ersta Linnegarden 私人銀髮養護所外觀

像是溫馨家庭的擺設,空間也不室很大的大廳,散落了三張大桌子,物理治療師的玩具在角落,養護所為銀髮居民伴的彩繪活動照片掛在牆上,小小的reception center 沒有人,醫護間護士看護進進出出很是忙碌,連兩個奇怪的陌生人誤闖進來,也沒時間仔細盤查我們,就這樣起先的十分鐘,我們按兵不動,只和大廳中央寂寞的金魚,對望。

「那個……We are medical student from Taiwan……」有點兒兇的護士又走過我們身旁,我們抓緊空隙,再來一番自我介紹。「喔!Taiwan。這我沒空,我不懂。」說完她匆匆抓來另一位護士就消失了。

護士2看起來精明幹練,馬上抓住重點的問,「你們知道這些資料要幹嘛?你們有沒有先聯絡?你們是公家單位的研究單位嗎?」霹哩啪拉,一一接招,「好的,所以你們主要是想要瞭解how to plan activities to make the elderly have a meaningful life是嗎?」算是吧!我們趕緊點頭。「沒有要任何住戶的個資?」我們又趕緊點頭。「就只有general information是吧,那perfect!」銀髮樣護院要如何充滿活力呢?

一臉嚴峻的護士

終於綻放笑容。接下來的一小時,只見她走來走去,幫我們找不見蹤跡的「activity person」,等待的時候,只要她跑來說再等等我再去找找activity person,我們就會一臉感激回謝她,「我想你們要跟activity person本人直接聊比較好。」時間點滴流逝,焦急又期待,activity person到底在銀髮養護院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銀髮養護所大廳

「Here you are!」剛剛一進門就閃過我們的一位女士推著銀髮爺爺出現,可愛的護士2見了開心地大叫「Yes!」然後就像大功告成一般甩甩袖子走掉。「It’s afternoon tea time! Let’s go to the garden!」充滿活力的activity person要像往常一樣帶下午茶的跳舞時光,我們很高興的join in。

Activity person:讓銀髮養護院充滿生氣的靈魂人物

「Activity person 是100% 全職投入工作,需要認識Ersta Linnegarden裡全部150位銀髮居民,瞭解每個人之前的職業與興趣,藉此安排客製化或小型社團化的活動與聚會。」活力女士說。不是物理治療師,也不是社工,activity person比較像是社團的社長,只不過更厲害的她是「每個社團的社長」。

除了主持Opera club、Movie club、Dance club,為有相同嗜好的銀髮長輩創造互相共鳴的時空,也如同其他養護所,每兩天會有自由參加的各種活動,舉凡畫畫、手工藝、到外餐廳吃飯、到戶外大自然走走,也是activity person的工作項目。

說著說著,一個奶奶突然出現,雙手環住activity女士的一隻手臂,想加入談話。Swedish 傳統老歌在中庭迴盪,陸續冒出的銀髮爺爺奶奶坐滿中庭,搖頭晃腦有的跟著旋律哼唱,有的自顧自的喝咖啡吃蛋糕。「天呀,真是太神奇了,我們兩個現在竟然被異國銀髮長輩與花園石雕團團圍住。」activity女士轉頭看看奶奶,高興的牽起奶奶開始繞圈圈舞動。夏天,天天都有花園下午茶跳舞時光,冬天則是每週兩次。午茶時光鼓勵銀髮族到自然裡透透氣,更希望銀髮族多多走出自己的房間和鄰居打照面。「有時候請銀髮住戶走出門就很困難!」神通廣大的activity person道出了她的難處,「所以我們每層樓都還有另一種activity person,主要任務就是更了解每位長輩,並把長輩帶出來和大團體一起活動。

平均住戶年齡90歲,有些失智、有些行動不便、有些健康尚可,看著看護、趁summer vacation來打工的高中生、醫學院的實習生、護士一個個去邀銀髮爺爺奶奶跳舞,想著還有什麼是醫療行為辦不到的事?

用各種方法,幫銀髮族找回自信

銀髮樣護院要如何充滿活力呢?當我們向activity女士請益, activity女士與之前在荷蘭het amstel huis 遇到的R manager和在芬蘭Kampens Service Centrum遇到的健身房專業指導員,有一樣的答案:「就是看到他做得不錯時,大大比個讚!」沒有再更高明一點的方法嗎?在心底小小OS的同時,activity女士又說話了:「Give them confidence in any kinds of way!」不單是運動,從瞭解居民職業、興趣開始,跟他們聊他們熟悉的東西,都是activity女士讓銀髮養護院充滿生氣的方式。

「會來到銀髮養護院的其實多半都會覺得自己的life已經失去一大半了,不管是從前工作的充實、自己獨立生活的自信、從家庭核心到邊陲,都提醒著爺爺奶奶現在好像困住一樣的處境,因此我們能做的就是用老東西、用爺爺奶奶熟悉的東西幫他們找回自信。」activity女士說。Stockholm 的公園綠意盎然

I can meet people here

坐在涼亭觀察爺爺奶奶們跳舞時,被兩個奶奶搭訕,「Ican speak English.」她們很開心地自己打開話匣子,「從前我自己一個人住,但因為生活需要輔助,且 I can meet people here,所以我就來了。」

當銀髮養護所不再是冷冰冰的把爺爺奶奶一個隔起來,善用同儕力量,組社團郊遊,塑造敦親睦鄰,守望相助的效果,銀髮養護所或許將來也能跟大學宿舍一樣歡樂。

作者簡介:

Alfa Lee李欣澄,目前是政大應屆畢業生、2017年芬蘭交換學生、喜歡攝影和文字。她有個知名的爸爸也是荒野協會創辦人李偉文。

雖然年輕卻對日後肯定是個大議題的銀髮族問題非常關心。源起於讀醫學的妹妹Beta在2016年開始對老化議題有興趣,並於2016參與世界公民島的旅行企劃,得到贊助,到歐洲40天針對這個議題進行採訪、探索。2017年6月Alfa則到芬蘭進行交換學生一年,持續對這個主題關心。

 

分享:

訂閱電子報

訂閱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