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enable your Javascript!

Nobody has to be alone(下)

拜訪赫爾辛基Kampens service centrum

全世界都在慢慢變老………,未來老年長照會是個人人都會面臨的問題,在人口老化又少子化的現代,我們是否該盡快的未雨綢謀,不僅解決銀髮族在托老問題上,更面對老少和諧共處教育問題著墨,讓全世界都勇於面對和坦然相處。本次專題是以歐洲各國在長照和銀髮族的與社會福利政策相呼應之實際探訪報導。體育館:開趴+跳舞+樂團

體育館例行活動有團體室內健身課程,但大家最期待的是每週二、五晚上的「dancing days」,除了可以跟大家跳舞,還有不同樂團在舞台上現場表演。一千位長輩塞滿了室內體育館中央跳舞不知道是什麼情境?好想看看他們是怎麼樣開趴的。

銀髮旅遊團:少數自費活動

除了在教室上課,不時舉辦的校外教學或者銀髮旅遊團也可以自由報名參加,不過因為出去玩費用較高,這是少數需要自費的活動。健身房:每週三次專業指導

地下室裡的健身房放著動感的音樂,七八位銀髮族或舉重、或踩腳踏車、或拉拉壓壓我沒看過的圓環,棒一聲,有個奶奶不小心拉太大力把機器大大撞了一下,接著自己捂著嘴巴偷偷笑。今天我們恰好遇到每週來三次個兩小時的健身專業指導員。每週一到週五除了特別的團體課之外都開放的gym,隨時都歡迎任何人來。「有喔,我真的有看到一個爺爺原本來之前要靠助行器,後來幾個月後就可以完全自己走路了!」有了指導員動作指導,隨時觀察參與者的狀況,讓gym的設備發揮到最大效用。

失業者:受訓實習再出發

失業者來Kampens免費受訓,在Kampens實習完三個月後,就會被重新注入社會找工作。我們觀察歐洲許多機構、服務中心的特色,就是把各種有些相似需求,卻又不相同的客群放在一起,比如職業訓練所與退休人士服務中心。如此整合,能產生讓資源擴大、 使用者更多的正向循環。

戒菸戒毒互助團

完全禁菸、禁酒的Kampens也有「戒菸戒毒互助團」定時聚會、互相幫助。由於完全對任何人開放,Kampens也有保全防止醉漢、惡勢力進入。

意見樹:幽默的意見平台

除了由參與者選出來的10人委員會為大家發聲,大廳中央綠色的人工樹掛著黃綠交錯的葉子就是意見箱。「不知道打哪來的點子,我覺得這滿好的。」西裝先生說,桌上有筆跟紙隨時可以寫意見不管是好是壞,就掛上來,只要最大的manager來看過,就會在葉片上蓋章。「你看,這張上面寫,kiitos就是thank you,we enjoy living together。沒錯,這就是我們的核心價值!」西裝男的退休進行式:從借廁所到全職志工

「我有一次經過這個路口,很想上廁所就跑進來借廁所,就醬拉。」請我們吃糖、花了2hr帶我們環顧整個Kampens、鼓勵我們盡量多拍亂拍也不要少拍的西裝先生,原來不是manager也不是員工,而是在Kampens待了7年的元老級志工。從巧遇這個神秘世界,便一頭栽進這個大家庭,十一年前就退休的他,在退休第四年發現這個跟工作場所很不一樣的地方就留下來了。

「我主持攝影社,也當私人電腦家教。」不喜歡太正式的行程所以沒有固定哪一天教電腦課,他選擇當隨時開課的私人電腦家教。也喜歡賴床,想保有退休的悠閒自在,但幾乎天天來Kampens,遇到每個人都哈拉一下,會讓人誤他以為是manager的西裝先生,看起來如此這般的退休進行式既悠哉又充實。

「It’s very hard to distinguish who is participants and who is volunteers!」繞了一圈,我跟西裝先生發表我的觀察,西裝先生之餘我大概算是老年了,但西裝先生似乎一點也不這麼覺得,對他來說,也許他才覺得他服務的

participants才算是老年。「老」從來都不是客觀的數字,到底誰「老」好像也不那麼重要,volunteers與participants的區隔模糊也許是件好事。

Everyone is equal:No titles here, we are all pensioners.

最讓人感動的是當我們問到西裝先生以前在做什麼工作,他回答完「I worked in IBM」後,緊接著說的這句話「Everyone is equal. No titles here, we are all pensioners. 」這或許就是社會福利國家的核心價值。整個歐洲行,我們一路自問,如果把這個那個搬到台灣會遇到什麼問題?「經費」常常是我們的結論。眾所週知歐洲稅高,且退休後收入多的,領較多退休金(pension),但還有許多像Kampens一樣沒有門檻的service centrum創造 no titles, we are equal 的退休休閒場域。在這裡之前工作不重要了,重點是要來和大家一起組什麼樣的club呢?晚上空場地出租:醫師、各專業人士辦演講

Kampens service centrum夏天到下午四點就關門,舒適的場地此時開放出租給任何需要借用的人舉辦演講、活動。有時講建築、講健康、講文化,讓一般居民與Kampens也有交流連結。

Kampens service centrum 是赫爾辛基市是數一數二大的服務中心,另外還有其他14間相似的服務中心散在市區各角落,不過其他間服務中心與多是與銀髮公寓結合,樓上是公寓樓下是服務中心。而整個芬蘭,其他市也正慢慢在推動。

「Yes!」當聽到我們說,Kampens我們到目前為止看過的最大家服務中心時,西裝先生開心歡呼。其實Kampens也有一段黑暗時期,曾有一度Kampens(可能因為開發或建商)要被拆掉時,許多銀髮族參與者上街遊行反對抗爭。「我們到大廳吧,應該趕得上他們的大合唱。」在百餘位銀髮族的歌聲中我們離開Kampens,他們在唱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好耳熟,只不過是芬蘭文。「對呀,他們超愛一起唱懷舊歌的。」可愛熱情的西裝先生跟我們揮完手又要加入他們了。

就要停筆了,又不小心看到這句話「There is no limits except imagination!」。這是西裝先生留給我們的註解與祝福。看到這麼多開心的銀髮族,賞心悅目,我想這就是西裝先生天天來報到的緣故吧!

 

 

作者簡介:

Alfa Lee李欣澄,目前是政大應屆畢業生、2017年芬蘭交換學生、喜歡攝影和文字。她有個知名的爸爸也是荒野協會創辦人李偉文。雖然年輕卻對日後肯定是個大議題的銀髮族問題非常關心。

源起於讀醫學的妹妹Beta在2016年開始對老化議題有興趣,並於2016參與世界公民島的旅行企劃,得到贊助,到歐洲40天針對這個議題進行採訪、探索。2017年6月Alfa則到芬蘭進行交換學生一年,持續對這個主題關心。

 

加入好友

歡迎加入有機誌Line@生活圈

分享: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