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enable your Javascript!

魚草共生-福山植物園保育生態有撇步

林業試驗所於四年前發現在福山植物園作為水生植物展示區的「水生植物池」,在強勢水草的擴張下使得原生的水生動植物生長受到干擾,於是自兩年前開始施放草魚取食水草,同時進行長期的水質監測與魚群數量控制,目前已達到水中動植物生長平衡,且無水質優養化問題,更提供民眾優美的景緻與觀賞樂趣,正所謂魚幫水,水幫魚,森林經營共創三贏。福山植物園水生植物池

福山植物園位於宜蘭縣海拔五百公尺以上的山區,是蒐集、研究、展示臺灣中、低海拔植物的重要生態場域,其經營目標雖然涵蓋學術研究、環境教育、資源保育及休閒遊憩,卻因為擁有極佳的天然環境,成為國人十分嚮往的森林休憩場所。而福山植物園的「水生植物池」是入園的第一美景,如鏡的碧水向來是水鳥們喜愛的棲所。遊客漫步在環池步道上,傾聽小鷿鷉、鴛鴦、紅冠水雞、蒼鷺等水鳥悠揚悅耳的歌聲,繚繞山谷,盡是天籟。除此之外,水生植物池也提供棕蓑貓、山羌、長鬃山羊及食蟹獴等野生動物飲水及休憩所需,是以訪客到此,莫不對於生趣盎然及清淨優美的水景讚譽有加,流連忘返。晨曦中的水生植物池

林試所張彬所長指出,水生植物池最初為林間濕地,後經整地並規劃為水生植物展示區,並以「區外保育」的概念引進臺灣瀕危的植物進行栽種,但因其水源取自二公里外的哈盆溪上游地區,水溫較低,且缺乏營養鹽,原本以為作為水生植物蒐集與保種的場域不會有強勢水草的出現。水王孫

然而,園方在四年前發現水蘊草、水王孫、苦草等水生植物族群日益擴大,其強勢生長已干擾到瀕危的臺灣萍蓬草,以及在原生地已經滅絕的桃園石龍尾的生存,同時亦影響到馬口魚及苦花等溪流魚類的活動空間。有鑑於此,林試所在徵詢專家意見後,一方面調整水生植物池的定位與經營策略,另一方面研議藉由施放草魚取食以控制強勢水草的蔓延,達到平衡物種發展的目標。臺灣萍蓬草

張彬說明,福山植物園於105年11月陸續放養450尾約成人手掌大小的草魚,隨著魚群覓食水草,水草逐漸減少,終致兩年內水草數量降至原先的一成左右。另為避免過多草魚覓食保育類的原生植物,園方也以人工捕捉的方式降低魚群數量,目前控制留存約100尾,其長度則增加為原先的三倍。由此可見,放養草魚不但能有效控制強勢水草的生長,節省管理者清除水草的經費與時間,還能避免人工頻繁除草對於野生動植物的干擾。

張彬進一步解釋,林試所分析過去兩年水生植物池的逐月水質監測資料發現:會造成水質優養化的氮與磷濃度皆趨近於0,電導度的變化範圍在40 – 50 微姆歐/公分,顯示施放草魚對於水質影響不大,並無優養化之虞;但水中懸浮固體卻變得較高,推斷應該是魚群棲息於水池中下層,其游移擾動增加,造成池底泥沙翻揚與懸浮固體數量上升,這也是未來評估施放草魚數量時需要考慮的因素。 桃園石龍尾

張彬強調,總體來說放養草魚對於水蘊草、水王孫等強勢水草族群的抑制效果明顯,而所騰出來的空間亦能提供給臺灣原生的水生動植物使用,顯示出「放魚吃草、投其所好、景觀改造」的「魚草共生」策略確實可行,而林試所也將持續進行水生植物池的物種變化與環境品質監測,並以永續、安全、前瞻、調適的經營策略落實森林保育與環境教育的多元目標。

小知識:電導度(electrical conductivity , E.C.)是量測水樣導電能力之強弱,電導度的大小與水中解離之離子含量之多寡有關。大多數的無機酸、鹼以及鹽類均是很好的導電體,但是某些有機分子如蔗糖及苯在水中不易解離,電導度相當小。新鮮的蒸餾水其電導度約在0.5~2微姆歐/公分,美國飲用水其電導度在50~1500微姆歐/公分之間,台灣的湖泊水為100~400微姆歐/公分左右,工廠廢水電導度一般較高,往往超過10,000微姆歐/公分。

資料來源:林業試驗所

分享: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