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enable your Javascript!

從有機農場出發     

看美國有機農民對政府有機政策之期待

從台北看天下,同樣的從美國內部看世界有機產業發展,幾乎都有相似的問題存在。重要的是各國政府對有機產業發展的態度,是否能符合有機農民得期待,當然也決定了全世界在有機產業的進展命運!美國「有機農民協會」(OFA)角色扮演

凱特·孟登霍爾(Kate Mendenhall)是美國加州「有機農民協會」(OFA)驗證單位的主任,該協會由「羅德爾研究所」(Rodale Institute)贊助,旨在建立和支持美國有機農民運動與國家政策平台。孟登霍爾擁有雄厚的宣傳背景,熟悉有機農民的需求並經營自己的農場。

「有機農民需要『美國商業部』(DC)堅定的聲音,支持農民在有機問題上的立場,詢問有機農民真正需要和期望,並與現有的有機組織合作,使其在聯邦層面成真。」孟登霍爾說。「我們的合作將可推動更強大的有機農民運動!」

OFA致力於為國內驗證的有機生產商發出強而有力的聲音。他們目前正努力制定和倡導政策、加強與協助農場與農場組織,並支持有機組織之間的協作和領導地位。而這一切的進展都是在「羅德爾研究所」的協助下所完成。

該研究所是一個獨立的有機農業研究機構,專注於堆肥、土壤健康、雜草和害蟲管理、畜牧業、有機驗證、廢水處理和氣候變化。

孟登霍爾曾與舊金山的「農藥行動聯盟」(Pesticide Action Network)和舊金山「永續農耕都市教育中心」(CUESA)合作,並擔任「紐約東北有機農民協會」(NOFA-NY)的執行主任。目前她住在愛荷華州的奧科博吉(Okoboji),並經營有機混合畜牧場。

2016年,孟登霍爾幫助設立OFA,以倡導幫助解決有機農民的需求和期望。Food Tank組織,有機會與孟登霍爾談論有機農民的擔憂。

身為農民建立一個有機農場有多難?

凱特·孟登霍爾(KM)認為,每個農民在建立自己的農場時,都會遇到不同的問題,這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其地理位置、經驗、資金、土壤品質和市場。在過去的10年裡,我一直夢想並規劃自己的農場,所以很清楚理想的農場類型、其行銷方法對我所在的社區有所助益,以及我在管理之際,還能同時經營有機農民協會。

找到合適的土地需要數年時間,現在我們正處於轉型期的第3年。在農場的每一天,我都會學到一些新的東西,而且大多數時候我也會犯錯,但是當我把它作為學習機會時,它會讓你前進。

我住在愛荷華州的奧科博吉,這是一個主要種植傳統的玉米和黃豆的農村社區。我經營的這個以牧場為基礎的小型有機雞隻和養豬場,顯得有點與眾不同,因此成為當地社區茶餘飯後的話題。大多時候,我居住的農村社區居民,對於當地養殖的健康食物趨之若騖,因此十分支持我們的農場,這著實鼓舞人心。

由於這個農場與幾個城鎮相毗鄰,能見度極高,提供了許多教育「從農場到餐桌」的機會。我們也有飼養動物,所以社區十分關注水質影響問題,但也因此為社區團體提供了許多機會了解以牧場為基礎的農業和有機管理,對水質等環境所產生的積極影響。

整體來說,經營農場並不容易,但它是我終生的夢想,我知道此舉不僅對我自己的家庭,也對社區有益。與小孩和父母共同在農場上工作,是家庭農業最有價值的方面之一。有些長期致力於有機農業的英雄,經常提及有機農業作為公共服務的理想,而我們也已經把它融入我們的農場中。我們期待與社區分享這個農場,以創造有關自然、食物和社區的積極體驗。

有機農民面臨的最大問題是什麼?

臨田污染農藥飄散和收益平衡仍是關鍵

有機農民面臨的部份最大問題是農藥飄散(pesticide drift)、和基因花粉漂流造成的污染。 美國去年中部各地農民,尤其遭受除草劑汰克草(dicamba)的污染,這是一種具高度危害性的除草劑,只要發生一次飄散現象,即可摧毀整個蔬菜農場。農民必須面臨持續的監管和營銷挑戰,但污染是他們無法預防的,而且該地區對有機農民的法規或保護措施,寥寥無幾。

如同多數家庭農業,有機農民也面臨著競爭性的市場價格,以及賺取足以維持生活工資的壓力。 隨著有機市場的不斷發展,整個社區必須透過合約談判中的公平價格,來維持市場鏈中永續性的價值,包括農民財務的永續性。

「國家有機計劃」(National Organic Program)必須與其監管的市場共同成長,確保所有有機農民都遵守相同的有機管理標準,以便農民在公平的市場中競爭,而不是被遵守不同於小型有機農民標準,的大型工廠化農場所削弱。

有機農民對地方性和聯邦政策有何期待?

有機農民希望聯邦政府充分支持「國家有機計劃」(NOP),以便能夠根據《有機食品生產法》(OFPA)和「國家有機標準」(National Organic Standards)執行有機標準。如果沒有足夠的資金,NOP無法在國內實施公平的有機標準,尤其是進口產品。

有機食品是農業成長最快的部門,我們需要一個能夠支持和保護該市場完整性的聯邦計劃。其他高度優先的事項,還包括投注更多有機研究的資金,因為有機生產研究,除了對傳統農民和有機農民都有助益外,對提高種植者生產力、產品品質、病蟲害管理,以及農民每天管理的所有其他環境和生產要素,都非常重要。

目前在國會的《有機農業研究法》(Organic Agriculture Research Act)獲得有機農民社區的廣泛支持。有機農民還希望「美國農業部」(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實施《有機畜牧和家禽實踐法》(OLPP),該法案闡明了有機管理的動物福利標準。所有的OFA農民成員,均支持立即實施此項法規。

OLPP能保護家庭農業的農場經濟,它們打造了照顧每隻動物並保持其天生本能的管理策略和環境,這符合消費者的願望和有機標籤的期望,而大型農場未來可能必須遵守這個有機標準中的動物福利。

2018年《農業法案》(Farm Bill)對有機農民有何影響?

由於有機農業是成長最快的農業部門,多數新農民選擇有機農作進行農業生產,有機農場管理提供了一連串環境效益。我希望國會將《農業法案》政策納入,支持並讓這個產業繼續成長。全國立法者都聽到選民對有機農業與日俱增的興趣。因此,在規劃未來五年的農業支持和計劃時,有機農業應成為此《農業法案》的優先事項。

有機農業是美國農業的一個亮點,支持其成長確實能將美國推向第一。國會可以決定維持現狀,也可以選擇透過支持鼓勵更多有機轉型的各種農業法案計劃,並為現有有機農民提供充分協助,來增加對未來農業,也就是有機農業的支持。有機農業本身提供自我調節、以市場為導向的環境保護實踐。由於環保是個謹慎的議題,希望國會承認有機農業的好處,並將其列為2018年《農業法案》優先事項。

有機農業技術能否養活全世界,您認為農場的未來是什麼?

是的。養活世界是個複雜的標語,需要密切觀察我們整個糧食和農業系統,並以開放的態度探討「養活世界」所需的各種因素。《農業法案》是個絕佳機會,來審查影響這個國家糧食生產和分配,的我國與國外農業政策、我們生產所有農產品的管理做法,以及這些做法對環境的影響。

當我們不斷問自己,我們的政策將如何幫助美國農民「養活世界」,永續糧食生產和分配應成為首要的政策優先事項時,許多人建議將《農業法案》重新命名為《食品法案》(Food Bill)。有機農場經常種植糧食,這對於餵養世界非常重要。

目前多數美國農業都不種植糧食,因此如果將美國40%種植生產乙醇燃料的傳統玉米農田,轉為種植有機水果、蔬菜和肉類食物,那麼就更有能力滿足美國國內的水果和蔬菜消費。美國目前新鮮和加工蔬果貿易逆差為114億美元(出口和進口之間的差距)。

種植食物的有機農場具有創新性,通常在一個季節內能在同一塊土地上種植多種作物,也就是它能在狹小的空間內種植大量食物,生產效率高。有機農場通常與其社區相連,有助於生產性糧食的分配,而這是為當地社區和世界提供食物的一個重要面向。

這個問題非常複雜,但我們更應該要問的是,國會是否有興趣向全世界提供健康食品,他們是否會制定一項支持永續糧食生產的農業法案,以便我們能夠首先養活自己的國家,並為餵養他人作出貢獻。

有機農業是農業的未來,而且必須如此

未來需要乾淨的食物、乾淨的水、乾淨的空氣,有機農業自願提供所有這些環境服務,再加上所有經濟層面的消費者正在推動有機健康食品的市場成長。希望我們在D.C.的代表支持美國農業和未來農民的永續未來。

文/Brian Frederick  編譯/方秀芬

本文由Food Tank發表,來源附上原文連結

Food Tank專注於建立一個安全,健康,營養食客的全球社區。Food Tank是非盈利組織。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今天給行動幫助我們持續的工作……
“有機誌”有越來越多人認識我們、了解我們、甚至是愛上我們!正因如此,未來,有更多的想望,期許能夠更完整、更忠實地將這一篇篇、在有機世界裡各自努力的故事,傳達出去。希望有一天,美麗的花朵之後,就是甜美果實的收成。我們透過紀錄故事,教育和宣傳我們的使命。請購買有機誌網站(樂活市購物)商品用消費行動來支持我們永續!因為,想傳遞的故事實在太多;好還要更好,是我們一直以來不敢停下腳步的堅持。您也可以通過在Facebook上  關注我們並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lohascity)來表示支持。

加入好友
歡迎加入有機誌Line@生活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