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有机农场出发     

看美国有机农民对政府有机政策之期待

从台北看天下,同样的从美国内部看世界有机产业发展,几乎都有相似的问题存在。重要的是各国政府对有机产业发展的态度,是否能符合有机农民得期待,当然也决定了全世界在有机产业的进展命运!美国「有机农民协会」(OFA)角色扮演

凯特·孟登霍尔(Kate Mendenhall)是美国加州「有机农民协会」(OFA)验证单位的主任,该协会由「罗德尔研究所」(Rodale Institute)赞助,旨在建立和支持美国有机农民运动与国家政策平台。孟登霍尔拥有雄厚的宣传背景,熟悉有机农民的需求并经营自己的农场。

「有机农民需要『美国商业部』(DC)坚定的声音,支持农民在有机问题上的立场,询问有机农民真正需要和期望,并与现有的有机组织合作,使其在联邦层面成真。」孟登霍尔说。「我们的合作将可推动更强大的有机农民运动!」

OFA致力于为国内验证的有机生产商发出强而有力的声音。他们目前正努力制定和倡导政策、加强与协助农场与农场组织,并支持有机组织之间的协作和领导地位。而这一切的进展都是在「罗德尔研究所」的协助下所完成。

该研究所是一个独立的有机农业研究机构,专注于堆肥、土壤健康、杂草和害虫管理、畜牧业、有机验证、废水处理和气候变化。

孟登霍尔曾与旧金山的「农药行动联盟」(Pesticide Action Network)和旧金山「永续农耕都市教育中心」(CUESA)合作,并担任「纽约东北有机农民协会」(NOFA-NY)的执行主任。目前她住在爱荷华州的奥科博吉(Okoboji),并经营有机混合畜牧场。

2016年,孟登霍尔帮助设立OFA,以倡导帮助解决有机农民的需求和期望。Food Tank组织,有机会与孟登霍尔谈论有机农民的担忧。

身为农民建立一个有机农场有多难?

凯特·孟登霍尔(KM)认为,每个农民在建立自己的农场时,都会遇到不同的问题,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地理位置、经验、资金、土壤品质和市场。在过去的10年里,我一直梦想并规划自己的农场,所以很清楚理想的农场类型、其行销方法对我所在的社区有所助益,以及我在管理之际,还能同时经营有机农民协会。

找到合适的土地需要数年时间,现在我们正处于转型期的第3年。在农场的每一天,我都会学到一些新的东西,而且大多数时候我也会犯错,但是当我把它作为学习机会时,它会让你前进。

我住在爱荷华州的奥科博吉,这是一个主要种植传统的玉米和黄豆的农村社区。我经营的这个以牧场为基础的小型有机鸡只和养猪场,显得有点与众不同,因此成为当地社区茶余饭后的话题。大多时候,我居住的农村社区居民,对于当地养殖的健康食物趋之若骛,因此十分支持我们的农场,这着实鼓舞人心。

由于这个农场与几个城镇相毗邻,能见度极高,提供了许多教育「从农场到餐桌」的机会。我们也有饲养动物,所以社区十分关注水质影响问题,但也因此为社区团体提供了许多机会了解以牧场为基础的农业和有机管理,对水质等环境所产生的积极影响。

整体来说,经营农场并不容易,但它是我终生的梦想,我知道此举不仅对我自己的家庭,也对社区有益。与小孩和父母共同在农场上工作,是家庭农业最有价值的方面之一。有些长期致力于有机农业的英雄,经常提及有机农业作为公共服务的理想,而我们也已经把它融入我们的农场中。我们期待与社区分享这个农场,以创造有关自然、食物和社区的积极体验。

有机农民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临田污染农药飘散和收益平衡仍是关键

有机农民面临的部份最大问题是农药飘散(pesticide drift)、和基因花粉漂流造成的污染。 美国去年中部各地农民,尤其遭受除草剂汰克草(dicamba)的污染,这是一种具高度危害性的除草剂,只要发生一次飘散现象,即可摧毁整个蔬菜农场。农民必须面临持续的监管和营销挑战,但污染是他们无法预防的,而且该地区对有机农民的法规或保护措施,寥寥无几。

如同多数家庭农业,有机农民也面临着竞争性的市场价格,以及赚取足以维持生活工资的压力。 随着有机市场的不断发展,整个社区必须透过合约谈判中的公平价格,来维持市场链中永续性的价值,包括农民财务的永续性。

「国家有机计划」(National Organic Program)必须与其监管的市场共同成长,确保所有有机农民都遵守相同的有机管理标准,以便农民在公平的市场中竞争,而不是被遵守不同于小型有机农民标准,的大型工厂化农场所削弱。

有机农民对地方性和联邦政策有何期待?

有机农民希望联邦政府充分支持「国家有机计划」(NOP),以便能够根据《有机食品生产法》(OFPA)和「国家有机标准」(National Organic Standards)执行有机标准。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NOP无法在国内实施公平的有机标准,尤其是进口产品。

有机食品是农业成长最快的部门,我们需要一个能够支持和保护该市场完整性的联邦计划。其他高度优先的事项,还包括投注更多有机研究的资金,因为有机生产研究,除了对传统农民和有机农民都有助益外,对提高种植者生产力、产品品质、病虫害管理,以及农民每天管理的所有其他环境和生产要素,都非常重要。

目前在国会的《有机农业研究法》(Organic Agriculture Research Act)获得有机农民社区的广泛支持。有机农民还希望「美国农业部」(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实施《有机畜牧和家禽实践法》(OLPP),该法案阐明了有机管理的动物福利标准。所有的OFA农民成员,均支持立即实施此项法规。

OLPP能保护家庭农业的农场经济,它们打造了照顾每只动物并保持其天生本能的管理策略和环境,这符合消费者的愿望和有机标签的期望,而大型农场未来可能必须遵守这个有机标准中的动物福利。

2018年《农业法案》(Farm Bill)对有机农民有何影响?

由于有机农业是成长最快的农业部门,多数新农民选择有机农作进行农业生产,有机农场管理提供了一连串环境效益。我希望国会将《农业法案》政策纳入,支持并让这个产业继续成长。全国立法者都听到选民对有机农业与日俱增的兴趣。因此,在规划未来五年的农业支持和计划时,有机农业应成为此《农业法案》的优先事项。

有机农业是美国农业的一个亮点,支持其成长确实能将美国推向第一。国会可以决定维持现状,也可以选择透过支持鼓励更多有机转型的各种农业法案计划,并为现有有机农民提供充分协助,来增加对未来农业,也就是有机农业的支持。有机农业本身提供自我调节、以市场为导向的环境保护实践。由于环保是个谨慎的议题,希望国会承认有机农业的好处,并将其列为2018年《农业法案》优先事项。

有机农业技术能否养活全世界,您认为农场的未来是什么?

是的。养活世界是个复杂的标语,需要密切观察我们整个粮食和农业系统,并以开放的态度探讨「养活世界」所需的各种因素。《农业法案》是个绝佳机会,来审查影响这个国家粮食生产和分配,的我国与国外农业政策、我们生产所有农产品的管理做法,以及这些做法对环境的影响。

当我们不断问自己,我们的政策将如何帮助美国农民「养活世界」,永续粮食生产和分配应成为首要的政策优先事项时,许多人建议将《农业法案》重新命名为《食品法案》(Food Bill)。有机农场经常种植粮食,这对于喂养世界非常重要。

目前多数美国农业都不种植粮食,因此如果将美国40%种植生产乙醇燃料的传统玉米农田,转为种植有机水果、蔬菜和肉类食物,那么就更有能力满足美国国内的水果和蔬菜消费。美国目前新鲜和加工蔬果贸易逆差为114亿美元(出口和进口之间的差距)。

种植食物的有机农场具有创新性,通常在一个季节内能在同一块土地上种植多种作物,也就是它能在狭小的空间内种植大量食物,生产效率高。有机农场通常与其社区相连,有助于生产性粮食的分配,而这是为当地社区和世界提供食物的一个重要面向。

这个问题非常复杂,但我们更应该要问的是,国会是否有兴趣向全世界提供健康食品,他们是否会制定一项支持永续粮食生产的农业法案,以便我们能够首先养活自己的国家,并为喂养他人作出贡献。

有机农业是农业的未来,而且必须如此

未来需要干净的食物、干净的水、干净的空气,有机农业自愿提供所有这些环境服务,再加上所有经济层面的消费者正在推动有机健康食品的市场成长。希望我们在D.C.的代表支持美国农业和未来农民的永续未来。

文/Brian Frederick  编译/方秀芬

本文由Food Tank发表,来源附上原文连结

Food Tank专注于建立一个安全,健康,营养食客的全球社区。Food Tank是非盈利组织。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今天给行动帮助我们持续的工作……
“有机志”有越来越多人认识我们、了解我们、甚至是爱上我们!正因如此,未来,有更多的想望,期许能够更完整、更忠实地将这一篇篇、在有机世界里各自努力的故事,传达出去。希望有一天,美丽的花朵之后,就是甜美果实的收成。我们透过纪录故事,教育和宣传我们的使命。请购买有机志网站(乐活市购物)商品用消费行动来支持我们永续!因为,想传递的故事实在太多;好还要更好,是我们一直以来不敢停下脚步的坚持。您也可以通过在Facebook上  关注我们并在Twitter上关注我们(@lohascity)来表示支持。

加入好友
欢迎加入有机志[email protected]生活圈

分享:

您可能也会喜欢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