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農業?有機食品與農業文明的下一個階段

環境與氣候,公平貿易與社會正義

當記者問聖雄甘地對西方文明有何看法時,他回覆了一個著名的答案:「我認為這一個好主意。」很多關心有機、氣候、環境、社會正義與和平的團體支持者,不斷提出讓世界變得更好的辦法,並且可以保護我們免於受到全球災難的荼毒。這種新模式稱為「再生農業」,更準確的說法是再生糧食、農業與土地利用。

如何使世界農村脫貧?

再生農業與土地利用包括傳統與有機農業、畜牧業與環境之間的對話。

再生的重點是改善土壤,使之更加肥沃 (讓碳重回土壤中)、增加生物多樣性、提升森林的健康、重視動物權益、糧食營養與農村 (尤其是特別小的農場) 的繁榮。

再生革命的基本訴求是將全世界將近3億的農民、牧民與數十億擁抱健康、環境與正義心態的消費者聯合起來,推翻「一切照舊」的觀念,開展全世界團結一致「再生」的決心。根據食物支持者Vandana Shiva所說:「再生農業為土地危機、糧食危機、健康危機、氣候危機與民主危機提供了解決之道。」

那麼,再生農業如何做到這些呢:增加土壤的肥沃度;農作物產量最大化;讓大氣裡過多的碳重回土壤中;讓植物與樹木重新調整氣候並重新設定降雨量;增加土壤的保水性;使食物更有營養;減少農村的貧困;並且開始用有機概念平息暴力?

地球物質不滅定律  生生不息

首先,讓我們先看看美國在食物與農業領域中,最具影響力的作家Michael Pollan,如何談論大自然神奇的再生與光合作用的力量,想想陽光照在那些長在地球上草的根時會發生什麼。陽光作為催化劑,植物蒐集大氣裡的二氧化碳,分解並釋放出氧氣,並合成液態碳一種醣。這些醣有些被用在餵養和塑造我們大部分看到的植物。但是大部分的液態碳20%~40%之間 –在地底下運行,從植物根部滲入土壤。

而植物的根將這些醣釋給居住在土裡的微生物 ,住在根際層的細菌與真菌,這些微生物將為植物做很多事情… 現在,在大氣裡的碳 (是個問題)要重回土壤裡是個解決辦法,它不只可以解決一個問題,而是可以解決相當多問題!

當草原或農田能夠妥善的管理時,就可以為我們從空氣中吸收大量的碳,同時增加了土地肥沃度與保水能力。這就代表我們能獲得更多且更好的糧食…如果我們將反芻動物加入此過程當中,更有助於大氣中的碳重回土壤內。每當小牛或羊隻們奮力的吃草時,植物們會試圖重新平衡他們根和莖的比例,而捨棄部份的根。

這些被捨棄的根將被蠕蟲、線蟲和微生物消化–實際上是被土壤消化,成為土壤裡的碳存量。

這就是土壤生成的過程,幾千年來,人類耗盡土壤裡的碳來種植食物;過去1百年來,我們使用化石燃料來增加食物。現在我們終於知道如何在種植糧食的同時,讓碳重返土壤,增加土壤的肥沃度與保水能力了。

再生農業固碳優先平衡生態

2015年英國衛報的一篇文章總結了再生農業的重要作法,「再生農業包括一系列土壤重建的技術,在這一個過程當中,碳的截存是相當重要的。通常,碳會覆蓋在作物與多年生的植物上,不讓土壤直接露出來。此技術也提供更多的生態效益:它阻止土地被侵蝕、防止土壤結石、保護地下水,減少農藥與化肥對水的汙染。」

如果你還想了解再生農業如何在未來的25年內,使大氣中多餘的碳重回土壤和森林中, (還須結合降低化石燃料排放量至100%) 的基礎科學與生物學知識,它不僅僅減輕,並確實可以扭轉現在全球暖化的困境,請閱讀北美有機農夫領導者之一的Jack Kittridge的文章。

若你想更進一步了解再生食物、農業與土地利用的相關新聞與文章,可以追蹤有機消費者協會 (OCA)的「烹煮有機而非行星」(Cook Organic Not the Planet)的最新消息,你也可以拜訪再生國際的網站,在網頁上你將會找到關於再生農業的書單。

拯救土壤、健康、環境與氣候的危機

這裡沒有詳細的說明,我們需要連接所有關於土壤、公共衛生、環境與氣候危機之間的共通點。如同Mercola電子報裡所說:事實上,我們現在關於環境與健康的問題都可以往回追朔到現代食物的製造上。這不限於:

因為食物的浪費而增加食物短缺與營養不良問題、肥胖與慢性病的發病率上升而導致健保費增加、淡水的減少、有毒農藥不僅汙染空氣、土壤與水源,乃至於整個食物鏈從上到下受到威脅、氣候與降雨模式遭到破壞。

氣候與食物之間的關聯

我們若要真正解決氣候危機 (還有與之相關的土壤、環境和公共衛生等危機),便不得不正視且解決糧食與農業所帶來的問題。我們不僅要停止讓二氧化碳進入大氣層中 (通過100%的再生能源),並且要儘快擺脫高化學、能量類型的食物、工廠化的養殖法以及土地利用。

再生食物與農業能在未來25年內抽取大氣中大量的碳 (200~250億噸),並讓碳重回我們的土壤和植物中,從而增加土壤肥沃度、糧食生產量和提高糧食品質 (營養密度),同時重新穩定氣候。

全球約有5000萬的農民 (主要在北半球地區) 大量使用農藥、基改生物、化學肥料以及工廠化養殖法,這些不但危害我們的健康,造成全球慢性病和營養不良廣泛流傳;也破壞我們的土壤、濕地與森林的自我療育能力,並把過多的碳分解給大氣層。

氣候變遷早已牽動人類生存條件

好消息是現今的太陽能、風力發電和各種節能方法比燃燒化石燃料來得便宜。許多人也開始理解有機、蔬食與新鮮食物相較於化學和基改食品對我們而言更加安全、營養。

我們必須突破食物與氣候這兩大難題,並且合作。人們必須停止採礦、開採石油、油層水力壓裂 (Fracking:水利裂解。開採頁岩油的方法之一) 和停止製造大型管路,否則氣候的變化將很快成為全球的災難,並使我們沒有足夠的食物。每個關心食物並積極參與的人都要考慮氣候這一環。

另一方面,每個關心氣候並積極參與的人也要考慮食物這一個面相。我們現今工業化食物、農業與土地使用的制度以及採礦和土壤「脫碳化」,使得全球75%的農地退化,進而破壞森林且釋放出44~57%的溫室氣體 (二氧化碳、甲烷、一氧化二氮和黑煤煙) 進入已經過度飽和的大氣層中,同時這些過度商品化和過度加工的食物亦危害我們的健康。

解決農村貧困、民主和無止境戰爭的困境

世界各地脫節又失控的政府拿著我們繳交的稅,每年花費近5000億美元來彌補5000萬名工業化農人所做錯的事情。這些農人經常過度使用化學品和基轉技術 (過度耕種)、連作障礙 (長期耕作單一物種而引起的危害)、利用化肥與基轉技術大量種植廉價商品 (玉米、黃豆、小麥、米與棉花)和經濟作物,大量以工廠模式養殖的肉類與動物產品,進而汙染土壤和環境。與此同時,也有7億個小型家庭農場和牧場,這些30億人占世界食物總量僅25%,爭取達到再生農業的目標。

如果這些政府可以被說服或是屈服於全球民眾的力量下,將5000億美元每年補貼給工業化農業與糧食生產,並鼓勵和獎勵那些願意改善土壤健康、生物多樣性、動物健康與食物品質的農民和牧民。我們可以擺脫全球貧困,並同時改善公共衛生,亦使氣後恢復穩定。

即便是五角大廈現在也承認,氣候劇變、土地退化 (土壤被侵蝕與土地沙漠化),和阿富汗、伊朗、敘利亞、葉門、利比亞和索馬利亞因為貧困而造成的宗教衝突甚至是戰爭有一定的關聯性。美國對於這些地區的軍事干預,總是以「政權變革」或是「民主化」為藉口,其實讓這些事變得更糟罷了。這就是為什麼關心世界和平並積極參與者必須要了解氣候與食物的議題,反之亦然。

重塑環境生態回歸自然平衡

然而,腐敗又失控的政府每一年仍然花費5.3萬億美元繼續資助那些石化燃料,同時每年在武器的花費上則超過3萬億美元,這些主要是支持我們的全球石化業系統以及海外帝國。如果全世界的人民大眾可以相互接觸,繞過這些腐敗的政府,打破使我們分離的地理因素、語言問題及文化差異,我們就有足夠的力量發起全球的再生革命 – 如同二戰時,全球同抗納粹的決心。

我們一直向超過200個國家的一般大眾宣導,我們厭惡那些腐敗的政府與失控的財團,他們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差,威脅著我們的未來。俄羅斯人並不是我們真正的敵人,也不是中國人、更不是伊朗人。一切都為時已晚,到了決定性的時刻。但是我們依然有時間重塑土壤、氣候、健康、經濟、外交和民主。我們還有時間扭轉一切。

建立共識:全世界共同逆轉全球暖化

這場全球的再生運動可能還需要幾十年的時間才能達到有效性。在傳播這些訊息給普羅大眾的同時,我們必須要考慮,世界上還是許多地區、國家與民眾,仍然忽視事實的真相或是拒絕承認氣候改變。此時我們應該要傳遞的是積極正面且不同面向的訊息,例如:提供就業機會、縮短城鄉差距、重建土壤肥沃度、挽救海洋與海洋生物、保護森林、改善營養與公共衛生、消除飢餓與營養不良、維護生物多樣化、恢復動物健康與糧食品質、保護水資源、維護神所創造的大自然、創造和平、民主與大和解的基礎等等,而並非只傳遞生死攸關的訊息:逆轉全球暖化。

重要的是,並不是要所有人、所有地方都立刻100%的同意再生糧食、農業和土地運用的所有觀點,這是不切實際的;而是基於我們對於社區、地區、國家乃至於世界的關心。透過各種訊息的分享與傳遞以及連接所有問題的共通點,我們將用基層人民的力量、勇氣和熱情建立歷史上最強大的團體,以保護我們的家園、我們以及下一代的生存。

作者:Ronnie Cummins現為美國有機消費者協會的國際總監,也是再生國際的創始者之一。

編譯:樊松嫚

原文由國際再生非營利組織發表,附上原文連結

贊助廣告:如果您通過此廣告頁面上的鏈接購買商品,我們可能會賺取少量佣金。用消費行動來支持我們永續經營。

加入好友

分享: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