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农业?有机食品与农业文明的下一个阶段

环境与气候,公平贸易与社会正义

当记者问圣雄甘地对西方文明有何看法时,他回复了一个著名的答案:「我认为这一个好主意。」很多关心有机、气候、环境、社会正义与和平的团体支持者,不断提出让世界变得更好的办法,并且可以保护我们免于受到全球灾难的荼毒。这种新模式称为「再生农业」,更准确的说法是再生粮食、农业与土地利用。

如何使世界农村脱贫?

再生农业与土地利用包括传统与有机农业、畜牧业与环境之间的对话。

再生的重点是改善土壤,使之更加肥沃 (让碳重回土壤中)、增加生物多样性、提升森林的健康、重视动物权益、粮食营养与农村 (尤其是特别小的农场) 的繁荣。

再生革命的基本诉求是将全世界将近3亿的农民、牧民与数十亿拥抱健康、环境与正义心态的消费者联合起来,推翻「一切照旧」的观念,开展全世界团结一致「再生」的决心。根据食物支持者Vandana Shiva所说:「再生农业为土地危机、粮食危机、健康危机、气候危机与民主危机提供了解决之道。」

那么,再生农业如何做到这些呢:增加土壤的肥沃度;农作物产量最大化;让大气里过多的碳重回土壤中;让植物与树木重新调整气候并重新设定降雨量;增加土壤的保水性;使食物更有营养;减少农村的贫困;并且开始用有机概念平息暴力?

地球物质不灭定律  生生不息

首先,让我们先看看美国在食物与农业领域中,最具影响力的作家Michael Pollan,如何谈论大自然神奇的再生与光合作用的力量,想想阳光照在那些长在地球上草的根时会发生什么。阳光作为催化剂,植物蒐集大气里的二氧化碳,分解并释放出氧气,并合成液态碳一种糖。这些糖有些被用在喂养和塑造我们大部分看到的植物。但是大部分的液态碳20%~40%之间 –在地底下运行,从植物根部渗入土壤。

而植物的根将这些糖释给居住在土里的微生物 ,住在根际层的细菌与真菌,这些微生物将为植物做很多事情… 现在,在大气里的碳 (是个问题)要重回土壤里是个解决办法,它不只可以解决一个问题,而是可以解决相当多问题!

当草原或农田能够妥善的管理时,就可以为我们从空气中吸收大量的碳,同时增加了土地肥沃度与保水能力。这就代表我们能获得更多且更好的粮食…如果我们将反刍动物加入此过程当中,更有助于大气中的碳重回土壤内。每当小牛或羊只们奋力的吃草时,植物们会试图重新平衡他们根和茎的比例,而舍弃部份的根。

这些被舍弃的根将被蠕虫、线虫和微生物消化–实际上是被土壤消化,成为土壤里的碳存量。

这就是土壤生成的过程,几千年来,人类耗尽土壤里的碳来种植食物;过去1百年来,我们使用化石燃料来增加食物。现在我们终于知道如何在种植粮食的同时,让碳重返土壤,增加土壤的肥沃度与保水能力了。

再生农业固碳优先平衡生态

2015年英国卫报的一篇文章总结了再生农业的重要作法,「再生农业包括一系列土壤重建的技术,在这一个过程当中,碳的截存是相当重要的。通常,碳会覆蓋在作物与多年生的植物上,不让土壤直接露出来。此技术也提供更多的生态效益:它阻止土地被侵蚀、防止土壤结石、保护地下水,减少农药与化肥对水的污染。」

如果你还想了解再生农业如何在未来的25年内,使大气中多余的碳重回土壤和森林中, (还须结合降低化石燃料排放量至100%) 的基础科学与生物学知识,它不仅仅减轻,并确实可以扭转现在全球暖化的困境,请阅读北美有机农夫领导者之一的Jack Kittridge的文章。

若你想更进一步了解再生食物、农业与土地利用的相关新闻与文章,可以追踪有机消费者协会 (OCA)的「烹煮有机而非行星」(Cook Organic Not the Planet)的最新消息,你也可以拜访再生国际的网站,在网页上你将会找到关于再生农业的书单。

拯救土壤、健康、环境与气候的危机

这里没有详细的说明,我们需要连接所有关于土壤、公共卫生、环境与气候危机之间的共通点。如同Mercola电子报里所说:事实上,我们现在关于环境与健康的问题都可以往回追朔到现代食物的制造上。这不限于:

因为食物的浪费而增加食物短缺与营养不良问题、肥胖与慢性病的发病率上升而导致健保费增加、淡水的减少、有毒农药不仅污染空气、土壤与水源,乃至于整个食物链从上到下受到威胁、气候与降雨模式遭到破坏。

气候与食物之间的关联

我们若要真正解决气候危机 (还有与之相关的土壤、环境和公共卫生等危机),便不得不正视且解决粮食与农业所带来的问题。我们不仅要停止让二氧化碳进入大气层中 (通过100%的再生能源),并且要尽快摆脱高化学、能量类型的食物、工厂化的养殖法以及土地利用。

再生食物与农业能在未来25年内抽取大气中大量的碳 (200~250亿吨),并让碳重回我们的土壤和植物中,从而增加土壤肥沃度、粮食生产量和提高粮食品质 (营养密度),同时重新稳定气候。

全球约有5000万的农民 (主要在北半球地区) 大量使用农药、基改生物、化学肥料以及工厂化养殖法,这些不但危害我们的健康,造成全球慢性病和营养不良广泛流传;也破坏我们的土壤、湿地与森林的自我疗育能力,并把过多的碳分解给大气层。

气候变迁早已牵动人类生存条件

好消息是现今的太阳能、风力发电和各种节能方法比燃烧化石燃料来得便宜。许多人也开始理解有机、蔬食与新鲜食物相较于化学和基改食品对我们而言更加安全、营养。

我们必须突破食物与气候这两大难题,并且合作。人们必须停止采矿、开采石油、油层水力压裂 (Fracking:水利裂解。开采页岩油的方法之一) 和停止制造大型管路,否则气候的变化将很快成为全球的灾难,并使我们没有足够的食物。每个关心食物并积极参与的人都要考虑气候这一环。

另一方面,每个关心气候并积极参与的人也要考虑食物这一个面相。我们现今工业化食物、农业与土地使用的制度以及采矿和土壤「脱碳化」,使得全球75%的农地退化,进而破坏森林且释放出44~57%的温室气体 (二氧化碳、甲烷、一氧化二氮和黑煤烟) 进入已经过度饱和的大气层中,同时这些过度商品化和过度加工的食物亦危害我们的健康。

解决农村贫困、民主和无止境战争的困境

世界各地脱节又失控的政府拿着我们缴交的税,每年花费近5000亿美元来弥补5000万名工业化农人所做错的事情。这些农人经常过度使用化学品和基转技术 (过度耕种)、连作障碍 (长期耕作单一物种而引起的危害)、利用化肥与基转技术大量种植廉价商品 (玉米、黄豆、小麦、米与棉花)和经济作物,大量以工厂模式养殖的肉类与动物产品,进而污染土壤和环境。与此同时,也有7亿个小型家庭农场和牧场,这些30亿人占世界食物总量仅25%,争取达到再生农业的目标。

如果这些政府可以被说服或是屈服于全球民众的力量下,将5000亿美元每年补贴给工业化农业与粮食生产,并鼓励和奖励那些愿意改善土壤健康、生物多样性、动物健康与食物品质的农民和牧民。我们可以摆脱全球贫困,并同时改善公共卫生,亦使气后恢复稳定。

即便是五角大厦现在也承认,气候剧变、土地退化 (土壤被侵蚀与土地沙漠化),和阿富汗、伊朗、叙利亚、叶门、利比亚和索马利亚因为贫困而造成的宗教冲突甚至是战争有一定的关联性。美国对于这些地区的军事干预,总是以「政权变革」或是「民主化」为借口,其实让这些事变得更糟罢了。这就是为什么关心世界和平并积极参与者必须要了解气候与食物的议题,反之亦然。

重塑环境生态回归自然平衡

然而,腐败又失控的政府每一年仍然花费5.3万亿美元继续资助那些石化燃料,同时每年在武器的花费上则超过3万亿美元,这些主要是支持我们的全球石化业系统以及海外帝国。如果全世界的人民大众可以相互接触,绕过这些腐败的政府,打破使我们分离的地理因素、语言问题及文化差异,我们就有足够的力量发起全球的再生革命 – 如同二战时,全球同抗纳粹的决心。

我们一直向超过200个国家的一般大众宣导,我们厌恶那些腐败的政府与失控的财团,他们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差,威胁着我们的未来。俄罗斯人并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也不是中国人、更不是伊朗人。一切都为时已晚,到了决定性的时刻。但是我们依然有时间重塑土壤、气候、健康、经济、外交和民主。我们还有时间扭转一切。

建立共识:全世界共同逆转全球暖化

这场全球的再生运动可能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能达到有效性。在传播这些讯息给普罗大众的同时,我们必须要考虑,世界上还是许多地区、国家与民众,仍然忽视事实的真相或是拒绝承认气候改变。此时我们应该要传递的是积极正面且不同面向的讯息,例如:提供就业机会、缩短城乡差距、重建土壤肥沃度、挽救海洋与海洋生物、保护森林、改善营养与公共卫生、消除饥饿与营养不良、维护生物多样化、恢复动物健康与粮食品质、保护水资源、维护神所创造的大自然、创造和平、民主与大和解的基础等等,而并非只传递生死攸关的讯息:逆转全球暖化。

重要的是,并不是要所有人、所有地方都立刻100%的同意再生粮食、农业和土地运用的所有观点,这是不切实际的;而是基于我们对于社区、地区、国家乃至于世界的关心。透过各种讯息的分享与传递以及连接所有问题的共通点,我们将用基层人民的力量、勇气和热情建立历史上最强大的团体,以保护我们的家园、我们以及下一代的生存。

作者:Ronnie Cummins现为美国有机消费者协会的国际总监,也是再生国际的创始者之一。

编译:樊松嫚

原文由国际再生非营利组织发表,附上原文连结

赞助广告:如果您通过此广告页面上的链接购买商品,我们可能会赚取少量佣金。用消费行动来支持我们永续经营。

加入好友

分享: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