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迪士尼是快乐天堂?

圆滚滚、闪亮亮,它掌握所有欢笑元素 Image by Aline Dassel from Pixabay

为什么人人都爱游乐园?只要进到迪士尼,仿佛就是握住了踏入喜悦的门票。游乐园让你感到快乐的背后秘密,是他掌握了你所有对喜悦的想像,了解这些元素,你也能让生活处处是快乐天堂。

有形的事物,如何创造出无形的喜悦?《喜悦的形式》作者英格莉‧费特‧李是前IDEO的设计总监,她探访所有世界上所有带来喜悦的地方,归纳出10大喜悦美感,大至城市与空间设计,小至个人家居布置与造型穿搭,微小改变就能创造更有生产力、更健康、更喜悦的生活。

玩乐是我们获取喜悦最棒的一种方式,它深植于人类的生活中。

考古学家在世界各地的考古遗址发现了小孩玩的玩偶、陀螺和摇铃等玩具。但小孩会拿各种物品来玩,不仅是这些专门设计成玩具的物品,所以玩乐的行为可能比这些考古记录更早得多。所有灵长类动物都会玩乐,其中最爱玩的就是我们的近亲,黑猩猩和倭黑猩猩。有人认为只有哺乳动物会玩乐,但研究人员也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观察到俏皮的行为:章鱼会玩乐高,乌龟会拍球,鳄鱼会骑在对方身上。「大笑」这种人类最真实的喜悦表现,很可能就来自于玩乐。科学家认为大笑的表情是从玩乐时的喘气声和灵长类动物玩乐时的表情演化而来的。

对于不受责任约束的儿童来说,玩乐的世界与现实生活是混在一起的。幼儿玩的躲猫猫、在公园散步,甚至和父母一起做的任何事,都可以成为想像和嬉闹的场合。随着年龄增长,我们被告诫「别再玩了」,我们花在功课的时间比休息更多,我们学到正经比喜悦更受重视。当然,大多数人都仍保有童心,偶尔偷偷溜出来打枕头战、坐云霄飞车,或者用舌头去接雪花。但是,我们释放童心的时刻很少。布朗认为,社会的目标导向也开始压抑我们爱玩的天性,甚至从童年时代就被压抑。「如果你的直升飞机父母为你安排过多的活动,或者你要靠表现好来得到奖励,玩乐负债就会阻碍你获得个人的快乐。」布朗已经发现,在竞争激烈的大学讲学时,这种「玩乐负债」在他遇到的精英学生当中尤其严重。

他认为今天的学生比以往任何时代的人都更具备知识,却不那么喜悦。「这个文化需要更多玩乐,」他若有所思地说。

「我们心里仍住着一个孩子,」喜剧演员艾伦.狄珍妮曾在演出时说过,「我们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孩子,每天都需要跟他玩。」她开玩笑说,失眠可能是因为心里那个顽皮的孩子,因为整天被关起来很无聊,「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到了人生的某个阶段我们开始变得厌倦一切,失去了那种孩子的喜悦和幸福。」

玩乐的形状

我拿萤光笔描出呼啦圈和旋转陀螺的轮廓。从上方拍摄的儿童泳池照片,泳池的边缘是清凉的蓝色圆圈。摩天轮、旋转木马,幼儿边唱边转圈的游戏,都描绘出圆弧形。气泡、球类和气球:全部都是圆的。在美感上,童年的故事充满著圆圈和球体。

不只是人类的婴儿对我们有吸引力,我们也同样喜爱小猫和其他小动物。但我很快发现,可爱的特征甚至不需要是生物,就能唤起人们温柔的喜悦,大大的头、圆圆的耳朵和毛茸茸的外表使玩偶成为世界各地儿童珍爱的玩具。小鹿斑比、金丝雀崔弟到凯蒂猫等卡通人物外观都是圆滚滚、令人喜爱的模样。这并非偶然,华特.迪士尼非常清楚可爱的力量能引发怜惜之情,据说他在动画师桌上贴了「保持可爱!」的便条。因此,虚拟的可爱角色面孔和眼睛通常比真实世界最可爱的小动物还更大、更圆。

当然,迪士尼乐园是可爱事物的大本营,唤起人们内在的童心,连大人的心都融化了。可爱的小船和汽车载着一家大小穿梭在色彩缤纷小小世界。大眼睛卡通人物摆出姿势与粉丝一起拍照。到处都是外观圆润的东西,空气中充满轻快的音乐。我最近一次去迪士尼,遇到三位七十几岁的兄弟,其中一位穿着白领衬衫,前面绣著经典的迪士尼人物。「我内心就是个小孩,」那位先生说,「我喜欢色彩,喜欢笑声。我住的地方没有这些东西,所以如果找得到这样的地方,我就会去。」迪士尼可能有点太可爱,但它的价值,就在于这里是大人允许自己玩乐的少数地方。

玩乐的相反不是工作,是忧郁

一开始,我研究玩乐的美感,是希望为家庭带来更多的娱乐,但这些研究让我觉得,美感可能对我们工作和学习的环境产生更大的影响。大多数的办公室、工厂和学校都缺乏曲线,多数的办公室还正好相反,充满了立方体隔间。其中一个原因肯定是成本。

我相信我们会无意识地遵守这种一板一眼的原则,因为我们的工作理念受到工业经济根深柢固的影响,重视效率和结构,却牺牲了喜悦和创造力。我们的工作和学习环境排除了与玩乐有关的元素,打造出有形的提醒:工作是严肃的地方,别把你的童心带来上班。但正如史都华.布朗观察到的,把工作与玩乐分开,其实是错误的概念。「玩乐的相反并不是工作,」他经常说,「而是忧郁。」

让工作与玩乐并行,这种状态不会一夕发生,但也许把有趣的曲线融入我们的工作空间有助于两者开始融合。如果你对自己的工作空间没有太多控制权,那么一件具有流动设计感的艺术品,或一些圆弧形状的桌上小物也可以为空间带来更多曲线元素。我在桌上放了一堆小木头陀螺。每当我遇到问题想不通时,都会转陀螺,它们会让我觉得我的思绪仍在流动。

我们构造环境的形状是经过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选择而决定,这些选择把我们的建筑物和道路定型成刚硬、多角的网格,进化过程中,我们愈来愈抽离曾经栖息的蜿蜒起伏景观。

也许在过程中,这些选择也把我们带离原本自然的面向:活泼快乐、创造力、感官享受和喜悦。也许这些选择把我们带到的地方,会让我们忘记以前这些完全属于我们的本性。安提.罗瓦格相信人们所需要的不是家,而是栖息地,一个真正能支持人类繁荣的地方。虽然罗瓦格的目标很高,我相信我们可以从小处做起。这边搭一个弧形的顶棚,那里摆上圆弧的壁饰。这里装一个舷窗,那里弄点毛线球装饰。圆接着圆,曲线相连,我们可以把棱角修圆,突破世界僵固的框架。

作者: 英格莉‧费特‧李

译者:黄庭敏

资料来源:天下杂志出版

支持〝有机志〞请由此购物:【乐活市LohasCity购物商城】商品,用消费行动来支持我们永续经营!因为,想传递的故事实在太多;好还要更好,是我们一直以来不敢停下脚步的坚持。

赞助广告:如果您通过此广告页面上的链接购买商品,我们可能会赚取少量佣金。用消费行动来支持我们永续经营。

加入好友

分享:

您可能也会喜欢

Posted by 编辑部Tom | 2020-09-22
如何不灰心丧志
Posted by 编辑部Tom | 2020-08-26
如何得,如何舍
Posted by 编辑部Tom | 2020-08-07
12种排毒的超级食物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