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禅》梅雪争春

正春忆白雪

生命中有将近五个年头是在德国柏林渡过的,第一年的冬天看到雪,好兴奋好兴奋地在松林雪地上四处奔窜。很高兴地到处跟德国朋友赞叹白雪,虽然明明看出他们只是礼貌性得分享我的初雪亢奋,仍然无法按耐住激情,也顾不得矜持,左也谈雪,右也谈雪。第二年冬天再看到雪,犹原感到新鲜欣喜,只是不若去年的狂飙。第三年的冬天,依旧飘下瑞雪,但是雪景却无法对价冲销长期寒冬封锁的积闷。好不容易挨过了冬天,研究所的庭树长出了青绿新芽,报钟花在雪地上绽出艳紫色的花朵,我意识到严寒即将过去,新春就要来了。空气中预告春天喜悦的气氛,冷不妨感觉眼脸有点冰凉,我惊觉到我的眼框是湿润的,原来不知不觉中,我流出了眼泪。那是季节的感动,春天把我从寒冬的桎梏中开释出来,心灵的自由不自觉地表现在喜悦的感泣。那时才领会到华德迪士尼卡通电影,每每描写冬尽春来,总是白兔从窝中探出头来,黄莺疏翅欢唱,百花振奋含苞,木叶涵蕴新绿,苔石上的瑞雪逐渐溶化,注入潺潺溪流,滋润田地的作物,一片片欣喜气象。

温带国家,四季分明,所以人们对自然的变化体会较深,冷热对照鲜明,表现于生活感情也比较丰富。日本或德国电视剧中人物对话的脸部表情,与肢体动作,在我们看起来好像是专门配合戏剧演出而刻意设计出来的夸张造作,其实他们的现实生活中几乎就是那样,一点也不造作,喜怒哀乐皆是真情自然流露。没有寒冬的苦闷,显不出暖春的欣悦,异乡的日子,体验过鲜明的四季变化,回到四季如春的宝岛,我不再像以前一样含糊地过日子,反而更加用心体会台湾四季的变化。然而为我注记新春的到来,不是气候的变化,而是传统习俗。

父亲健在时,除夕跨年,上香辞岁等事都是父亲的事。父亲往生了,这些过年习俗对西化教育的兄弟姐妹们而言,似乎是可有可无。忽视带来生疏,错过几个年头的正春团聚,我们逐渐感到「每逢佳节倍思亲」。如今正月初是家族温暖的团聚日子,就算是「无话讲加老」,大家也得聚聚,闲话长短家常。没有分明的四季,传统的加持同样可以丰富我们的生活感情。物质科学洗脑之下,我曾经鄙夷传统,慢慢地我体会到唯物科学还是有它的侷限,无法看清整个宇宙实相。多少的事物在历史序列进行中被淘汰,而被保留下来,能够代代相传的即是传统。传统是通过时间空间考验的精品,像是圣洁白雪,与时俱进,历久弥新,是酿化生命的依持。才有梅子便不同

台湾梅子在日本原本拥有相当量的市场,后来因为农民喷施荷尔蒙,梅胚在醃渍过程中,异常破裂。日商转向购买中国梅子,台湾梅园便逐渐荒废。这当儿,台东有些梅农转向有机栽培。八年前元旦时节,我到台东鸾山探访有机梅农,正值腊月的十五满月,满山梅花盛开,月光映照花瓣,微风轻送花香。没有除草剂的摧残,地面一片嫩绿。捻来几片花瓣,送入口中,心头为之一阵清新,餐花饮露,望月兴诗,只感骚人墨客的千古风流,也不过尔尔如是罢了。「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梅与月都很平凡,只是平凡的二次方,就会质变得很不同,没有经过这一番身历其境,又怎能体会杜耒的梅花加上窗月果然不同。还请读者诸公莫笑我如是的忘情炫燿,能与梅花圆月醉上几场,是千金难买的因缘际会。

家里总会备上几瓶盐渍梅,肠病毒盛行时吩咐家人,日食两颗,三十分钟后喝300CC开水,便一切OK。若是得了肠病毒,如是吃法,一日两次,二三日即可解开肠病毒。肠病毒会导致便秘,肠胃一束起来,病毒就会周循全身作祟,盐梅可使胃气畅沉,排便顺利,自然可以杀菌排毒。曾经在一次禅七中,坐了六天禅,老是感觉效果不彰,后来主七禅师看到我手肘弯处出现水泡,研判我中了肠病毒。马上服下两颗盐渍梅,放出两声响臭屁,下一枝香禅坐中,便觉丹田气海舒通,胃气下行顺畅,回旋上入任督两脉。盐梅不仅对治便秘,并且也可以封锁下痢。明治天皇的日本帝国与沙皇帝俄的日俄战争,盐梅与与红茶是日本战胜沙俄的两项秘密武器。所以至今,日式便当都还会有一颗盐梅,日本人深信要是食物不够新鲜,盐梅会帮助杀菌,并且促进消化。如今社会营养过剩,肉食太多,不少人都有便秘之苦,泡上一杯梅精,即可畅通无阻,体内清除废物,皮肤自然美白,生活中可真是,才有梅子便不同。但是看到怎多的梅园,任其荒芜,不禁感到悲哀,又是一场只崇西方,轻视传统的悲剧。

梅雪精神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还输梅一段香。

岁末年初,我的身心笼罩着正春的感觉。柏林有雪无梅,台东有梅无雪,梅雪两地分离,但是我的脑海里,柏林阳春白雪与台东有机梅月浑成一体。第六意识是很可爱的,来一个人脑合成,两地分离的梅雪可以跨越时空,聚在一块相互较量,谁是春天的主人。宋朝诗人卢梅坡闲来无事,亏得他还办起竞赛,把梅雪捉将起来春斗,更判定嗅觉与视觉美感,两者各擅胜场。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香。

分则有憾,合则兼善,观雪闻梅,阴阳和合,精神脱俗。只是天地无心,万物无语,没有诗人代言,又怎知梅雪心情。「万物静观皆自得」,纵使是红尘滚滚,杀声震天,仍然有人可以鼓琴娱静,栽梅放鹤。《韩非子˙解老》:「众人用神也,躁。……圣人之用神也,静。」凡圣之别,只在于用神之静与躁之差而已,要由凡入圣,我们需要学会沉淀我执,尽人性而尽物性,心物双融,以人心入天心,自然能与宋朝无门慧开禅师的禅偈同一境界: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台湾气候四季如春,若是心头没有闲事,便能日日好日,四季一如。值此春正时节,但愿众生灵台洁白胜雪,神魄清芬超梅,领悟有机生命,创造生命有机。

作者:吴三和

德国柏林技术大学农业系农学博士,国立台湾大学农业化学系副教授,专长有机栽培及田间合理施肥研究,立志结合参禅多年、深究古学之体悟,走出有机农业的新路。

支持〝有机志〞请由此购物:【乐活市LohasCity购物商城】商品,用消费行动来支持我们永续经营!因为,想传递的故事实在太多;好还要更好,是我们一直以来不敢停下脚步的坚持。

赞助广告:如果您通过此广告页面上的链接购买商品,我们可能会赚取少量佣金。用消费行动来支持我们永续经营。

加入好友

分享:
Bitnami